《一婚到底,總裁大人難伺候》第181章番外檸全文完及《一婚到底,總裁大人難伺候》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东森彩票网址
东森彩票网址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东森彩票网址 > 總裁小說 > 一婚到底,總裁大人難伺候  作者:笛爺 書號:48516  時間:2019/5/24  字數:12402 
上一章   第181章【番外】陽檸(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以后你就叫季西檸?!筆慫甑募九?img src="image/yang.jpg">,平靜的對面前那個瘦骨嶙峋的女孩說著。

  女孩兒眼中還有一絲恐懼,孤兒院里面的生活太苦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一個頭,她瘦弱膽子又小,在孤兒院里面就成了被欺負的對象,飯吃不,被子被大一點的孩子搶了去,晚上一直挨凍。

  不敢和孤兒院的阿姨說,說了之后,那些大一點的孩子會變本加厲的欺負她。

  終于有一天,她看到三輛黑色的轎車開到孤兒院來,從中間那輛車上,下來一個穿著校服的大男孩兒,他左手臂上面還掛著黑紗,她知道,他有親人去世了。

  她用了悲憫的眼神看著他,失去親人肯定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

  但是她沒辦法切身體會,因為,她沒有親人。

  站在角落里面的她看著他和孤兒院院長說話,但基本上是hi院長再說,他目光深沉,是他那個年紀少有的成。

  后來,他站在一排孤兒面前,其中不乏還有剛出生的嬰兒,都渴望著被這位神秘的男孩兒給領走。

  他淡淡的掃了一圈之后,將目光落在角落里面,剛才對他做出悲憫眼神的女孩兒身上。

  不顧院長想要推薦聽話懂事的孩子,他就這樣走到了她面前。

  那個時候,她不過到他際的位置,營養不良導致的發育不好,但是她一雙清澈的眼睛,比這里那么多孩子,都要吸引他。

  他從校服外套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方干凈的手帕,伸手,把她額前的泥土擦掉。

  所有人都屏息看著這位小少爺這么溫柔的動作。

  可是她在他眼里,看到的只有平靜。

  “以后,你就叫季西檸?!彼男甲耪飧黿峋?,好多小朋友羨慕嫉妒,甚至是恨,為什么這位小少爺挑中的人是她,而不是其他任何一個人?

  但,不需要理由。

  一個眼神就夠了。

  季西檸點點頭,雖然他有些冷漠,但是,比起留在這個孤兒院里面,出去總是好的。

  “收拾一下,和我走?!?br>
  “沒有東西需要收拾?!奔疚髂∩乃底?。

  “恩?”季暖聽著季西檸的聲音,也許是因為說的太小聲了,他有些沒有聽清楚。

  季西檸以為他沒明白,繼續說道:“等我去了你家,難道你不會給我買新的嗎?”

  這時候,一直淡然著一張臉的季暖,嘴角微微上揚。

  那是一個下午,陽光從季暖的身后照過來,陰影打在季西檸身上,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他仿佛就是一個天使,頭頂上帶著光環的。

  “是,都是新的。全新的開始?!?br>
  季暖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告訴她,一切都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

  季家對于季西檸來說,是一個神秘的地方,從第一眼見到季家別墅的時候,她就被城堡式的建筑給驚訝到了。

  這,是不是童話故事里面才有的場景?

  修剪精美的植物,穿著統一著裝的傭人,處處透著奢華的裝修。

  她覺得,自己肯定來到了皇宮里面。

  “以后,你就住在這里,會有人過來輔導你功課,隨后去學校上學,以后,你就是季家小姐?!奔九?img src="image/yang.jpg">這樣和季西檸說。

  她點點頭,還未從自己進入了一個神秘的世界中反應過來,就看到季暖往樓上走去。

  是他將自己從孤兒院里面接出來的,現在要把她一個人丟在這里嗎?

  而且,她連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叔叔…”這么稱呼他,可以嗎?

  剛踏上兩級臺階的季暖,停下腳步,回頭,居高臨下的看著小小的西檸。

  叔叔?

  “我是你哥哥?!?br>
  “哦…哥哥?!奔疚髂⑹宰漚辛艘簧澳悄?,叫什么?”

  季暖知道自己這么貿然的將一個不懂事的小姑娘帶回來,她肯定對這個世界充著疑問,但是他現在并沒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管她。

  大哥忽然間去世,父親病重,他必須要挑起季家的重擔,所以,他只能領養一個孩子回來,讓她好好陪在父親身邊,讓父親減少因為長子去世而帶來的悲傷。

  “季暖?!彼臉戀乃黨鱟約旱拿幀骯薌一岷湍闥倒婢?,你有什么不懂,問他?!?br>
  說完,這次季暖沒有一絲停留的上了樓。

  那個時候,季暖十八歲,季西檸十歲。

  后來,她如季暖希望的那樣,將季如松哄得很開心,漸漸地忘記了喪子之痛,季西檸也從當初那個瘦瘦小小的小孩出落成水靈的姑娘。

  四年的時間,季暖將瀕臨破產的季家從懸崖邊上拉回來,憑借他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穩固了季家在C城的地位。

  那年,季暖二十二歲,他是從高中校門出來就直接上了商場,被過、被嘲諷過,被暗算過,失敗過,差點讓季家重新洗牌,也成功過,外人不知道他忍受著怎樣的高,只知道他不用讀大學就可以出來接手家族事業。

  終于有一天,他可以不用每天早出晚歸,不用喝酒喝到胃出血深夜被送到手術室里面搶救。

  但是,二十二歲的他,卻有著三十二歲的老成,他不茍言笑,他孤高冷傲。

  季西檸平時見不到他,只有在節日的時候才會和他同桌吃飯,也沒什么話。

  那個時候的季西檸覺得,他可能連她叫什么都忘記了吧!

  可是,是他將自己從孤兒院里面帶出來的,她對季暖有著說不出的感情,不知道是感激還是別的什么。

  圣誕節的晚上,因為父親是信教的,所以他們過圣誕節,季暖早早就回來了,他們一起吃了晚飯,季暖問過父親一些事情,就回房間去了。

  季西檸吃了晚飯,和父親聊了幾句,就回房間寫作業去了。

  但是不知道怎么了,今天肚子有些不舒服,一直漲漲的,到最后,她連作業都寫不下去了,想要趴一會兒,也許一會兒就好了。

  但是趴著并不能緩解任何的疼痛,她一手捂著小腹,整張臉都扭曲了。

  好痛,會不會要死了?

  可是,才開始新生活不過四年,就要死了嗎?

  有點…不甘心啊…好像,下面的,一股暖涌出來…

  她馬上走到衛生間去,子,竟然在上面看到血了!

  小西檸嚇得馬上就哭了出來,為什么會有血!真的要死了嗎?

  她子,站在淋浴頭下面,將自己洗干凈,而小腹那邊痛痛的,她又不敢告訴別人,她知道父親四年前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

  雖然她只是領養來的孩子,但是四年的相處,父親顯然已經將她當成了親生女兒,要是他再失去一個她,她不知道父親會不會熬過去!

  還是,收拾東西走了吧,就讓父親以為她不喜歡季家,這樣總比看著她死掉要好受多了吧!

  洗好澡的季西檸,回到房間,準備收拾東西,可是這些東西都不是自己的,而且拿走了也沒什么意思,反正都要死了。

  想到這里,她就哭了出來,太難過了。

  房間門被推開,季暖見到季西檸蹲在衣帽間里面,哭得傷心呢。

  季暖沒有看到她哭過,他們兩個相處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

  “怎么哭了?”他走過去,這個女孩子名義上還是自己的妹妹,做哥哥的,自然要關心關心“有人欺負你?還是…”他看著衣帽間里面的衣服,漂亮的“還是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

  聽到季暖的聲音,季西檸馬上擦掉了眼淚,抬頭看著他。

  她哭的太讓人心疼了。

  “我…我可能要死了…我想…偷偷走了…這樣…爸爸就不會傷心…可是…我不想死…真的不想…”季西檸斷斷續續的說著,就是在重復一句,她要死了。

  但是,季暖沒有get到她的重點,他清楚的知道她的身體報告,前幾天才送過去的,報告上面顯示季西檸身體很,沒有一點疾病,怎么這會兒就要死了?

  他蹲下來,伸手放在她的腦袋上,難得的溫柔。

  “告訴我,怎么回事?!彼幕八坪跤心Яσ話?,讓季西檸一下子就止住了哭泣。

  “血了,留了好多,還止不住…我真的要死了,爸爸知道的話肯定很難過…你就隨便把我送到哪里去就好了…不想讓爸爸傷心?!?br>
  但是,季暖并沒有看到季西檸哪里受了傷,哪里又在血。

  但是小姑娘在這個時候還在想著不要讓父親傷心,倒是真的孝順。

  “肚子還很疼…子上面都是血…太可怕了…”說著說著,季西檸就又要哭了,這么小就要面對死亡,肯定是害怕的。

  “哪里血了?”季暖重復一句,明明,他沒有看到血。

  季西檸有點愣住,哎…那個地方血,說出來有點難堪,雖然他是哥哥,可是沒有血緣關系??!

  “就是…就是…”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指著小腹以下的地方。

  那一瞬間,季暖覺得自己也是尷尬極了。

  季西檸不懂,難道他一個二十二歲的成年男人會不懂?

  他輕咳一聲,收回了放在她腦袋上的手。

  “你不會死,這只是…正常現象?!痹?,小姑娘已經長大,來了初。

  但是很快的,季暖就有點惱,為什么沒有人告訴她這么基本的常識?家里的傭人…她們應該不會和小姐講這么私密的事情。學校的老師,難道生理課的時候沒有說過嗎?

  “我真的,不會死嗎?”季西檸看著季暖的時候,眼里有意外的神色,剛才都留了那么多血,竟然不用死!

  “恩,不會?!彼貿雋俗約菏只?,搜索初兩個字,然后將搜索的結果放在季西檸面前,畢竟自己也講不清楚的事情,還是需要讓網絡來告訴她。

  季西檸抱著手機,一個一個字的看過去,才知道,原來這就是月食,但是,她害羞急了,剛才還以為自己要死了,還哭哭啼啼的,還…

  想到這里,季西檸微微抬頭,看了眼尷尬的季暖。

  “可是…我沒有…衛生巾?!庇度艘暈褂貌壞秸庵侄?,所以家里就沒有準備。

  季家住著的都是男人,自然也不會有這種東西。

  “我讓人去買?!?br>
  “唔…可不可以…你去?”被別人知道很尷尬,但是反正季暖都已經知道了,臉也丟了,無所謂了…

  季暖一怔,還是…第一次有女生對他提出這種要求,雖然這個人是自己的妹妹!

  他淡淡的撇著季西檸,這姑娘,是不是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差使他?

  可是季西檸見到他這個表情,以為他要兇自己,一下子就眼紅了,害怕他罵自己。

  可是現在她在血啊,難道就不能任由一下她嗎?

  “行了,我去買,你先去浴室里面洗干凈?!奔九?img src="image/yang.jpg">收回手機,實在是拿季西檸沒辦法,只能自己去買。

  開車出去,進口超市里面人少,但是一個大男人到女用品那邊去拿東西,實在是有些違和。

  恩,權衡一下,他找了超市的店員,讓她按照經驗,挑一些十四歲女孩子可以用的。

  四十分鐘之后,季暖拎著一袋子的衛生巾回來,傭人見了他,發現他臉色低沉的嚇人,但是他手中的那袋東西,實在是太違和了,與他本身的氣質。

  到了季西檸房間,浴室的等開著,他將一袋子東西從門當中抵了過去。

  但是,十分鐘過去了,她還沒有從浴室里面出來。

  他靠在于是門口旁邊的墻壁上面,問道:“怎么還不出來?”害羞?到底季西檸不是小女孩兒了。

  但是沒想到,季西檸道:“我不會用…”

  這種,難道不應該和男人上無師自通一樣,不需要人教的嗎?

  “不是有說明書嗎?”

  “你買的是進口的,除了英文就是文…”

  買進口的,是他的錯咯?

  有點煩…

  “你子穿上,我進來了?!?br>
  半分鐘之后,浴室的門被打開,季西檸發現季暖的表情有點冷,有點不耐,有點…尷尬。

  他沉默不語,走到洗手臺那邊,拿起了其中的一袋,看著上面的說明。

  但是鬼知道這個東西要放在哪里,上面不過是一些長度說明,棉度說明,產地什么的…

  有些燥…拿起一個夜用的,打開,然后拉開粘合著的地方,發現后面有粘住的地方,應該…是黏在小內內上面的吧…

  “給我?!彼焓?,盡量讓自己的動作行云水,看起來不尷尬,但是他心里已經在咆哮了。

  讓一個坐擁千億身價的男人,做這種事情!

  “什么?”季西檸也是沒有get到他的點,要給他什么?

  “內!!”季暖覺得自己的耐心被用完了。

  季西檸的臉一紅,這都是…什么鬼,然后馬上將一條白色的小內內遞上。

  真的,好尷尬,雖然季暖是自己名義上的哥哥,可是他到底不是自己的哥哥,而且兩個人基本上沒有什么交流,算得上是陌生人,結果現在要讓他做這么私密的事情…

  她站在邊上,看著季暖有點不熟練的,廢話,這種事他一個大男人怎么可能熟練?不過終于,是將衛生巾給貼了上去。

  “看明白了?”他將小內內舉在季西檸面前。

  她點頭,要是再看不明白,她要撞墻去了好嗎?

  而且她的臉現在就紅的可以滴出血來了!

  見到季西檸這個樣子,季暖又覺得自己是不是…過分了一點點?

  畢竟,季西檸還是個孩子。

  “穿上就出來吧!”他將小內內交給了季西檸,而后出去,關上了浴室的門。

  季西檸嘟著嘴巴,穿上了小內內和睡,磨蹭了兩下才出了浴室,發現他已經不在房間里面了。

  還好還好,他走了,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和他面對面了!

  長舒一口氣,季西檸盤腿坐在上,想著剛才的那一幕幕,還是有點…難堪。

  好在,季暖不常在家,以他那個大忙人對的狀態,可能過兩天就忘記了吧!

  唔…但是肚子還是有點難受,漲漲的,怎么都覺得不舒服。

  “咔擦”一聲,房間門被推開,季西檸轉頭,發現季暖端著一個杯子進來,原來,他沒走啊…他走過來,將被子遞給她。

  “喝點這個,可能肚子不會那么痛?!備詹旁誄欣錈嫻鵲暝蹦枚韉氖焙?,他看了手機,上面是還沒有來得及關掉的百度到的東西,他就是那么順手翻了一下,發現說什么女孩子會很痛,要怎么樣?;ぞ詰吶⒆又唷?br>
  于是,他就順帶買了紅糖回來。

  “不是說肚子痛嗎?喝點熱的?!?br>
  “哦…謝謝?!奔疚髂庸?。

  “和我,不用這么客氣,我是你哥哥?!?br>
  客氣慣了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不客氣了呢?

  季西檸還是點點頭,畢竟他的話有種讓人聽了不敢反抗的感覺。

  “很怕我?”他看著她小口的喝著紅糖水,正襟危坐的樣子,不是怕他難道還是喜歡他的樣子嗎?

  “沒有啊…”季西檸搖搖頭,要是承認自己怕了他,不是很糗嗎?

  季暖也沒有拆穿她“喝了就早點睡,明天就不要去上課,好好在家休息,另外,我和管家說了,讓他找一個中年婦女過來照顧你,不然還不知道你要被什么事情給嚇死?!?br>
  四年過去,季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穿著校服的翩翩少年,現在的他就算是穿著居家服,渾身也散發著濃濃的男氣息,那種讓人挪不開眼的光芒。

  “謝謝你?!奔疚髂芍緣乃底?。

  “不用?!?br>
  “不是的,不僅僅是今天晚上,還有很多事情,謝謝你給了我一個這樣的家庭,讓我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接受最好的教育,讓我成為以前我一直不敢奢望的人?!?br>
  “那你打算怎么報答我?”絕對是順著季西檸的話就說了下去,完全沒有思考的,季暖說出來之后,也不由得愣了一下,自己在和一個小姑娘計較什么?

  “???”季西檸也稍微愣了一下,他要回報啊…“只要我有,只要你要,我都可以給你?!?br>
  只要我有,只要你要。

  這成為了西檸一輩子的魔咒。

  只要季暖索求,她就會毫無保留的給予。

  聽到季西檸的話,季暖一笑“小丫頭,你腦子里面成天都在想什么,我還缺你這點恩報嗎?好好休息,我回房間了?!?br>
  與季西檸的這次談話,是季暖四年來最放松的一次,從身到心。

  難怪,第一眼見到這個小姑娘的時候,就覺得,非她不可。

  難道,想多了嗎?

  也是,好像季暖啥都不缺,真要回報,也不知道怎么回報??!

  “怎么還皺著眉?”

  杯子已經見底,然而季西檸還是覺得肚子有點漲漲的,怎么都難受。

  “肚子還是有點難受?!?br>
  “你先躺著?!彼霉種械謀臃旁?img src="image/chuang.jpg">頭柜上“躺著會好一點,家里也沒有熱水袋這種東西,回頭讓人買一個?!?br>
  季西檸聽話的躺下,是稍微好了一點,可依舊是疼了點。

  他給她蓋上被子,平生第一次這么照顧一個人。

  手擦過她小腹的時候,隔著薄薄的睡衣,她感覺到了上面的溫度,好像,這樣會舒服一點。

  于是,她拉住了他的手。

  季暖看著她,有些不解,而后就看到她把他的手放在小腹上面。

  “你的手很暖和…”

  原來是這樣…

  但是這樣,好像有點不方便吧,畢竟他一個男人,她一個小女孩兒。

  但是,她是妹妹,照顧妹妹,沒什么不對的吧。

  很久以后,季西檸都記得,在那個來初的晚上,也就是圣誕節的晚上,季暖他溫暖的手掌,讓她的痛意紓解了很多。

  從此以后,季暖這三個字,印在了季西檸的心上。

  十四歲,她還小。

  后來的日子,她也不能時常見到季暖,大約一個月一次吧,她學業忙,他工作忙。

  后來,季西檸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學,那一年,她十八歲。

  季暖將季家的生意再一次擴大,那一年,他二十六歲。

  季西檸和季暖再一次的集,是她的成人禮。

  季家本來就很注重這些,而且大家都知道,季家有個被寵上天的小公主,季懷民給她最好的,季暖拼命讓季家重回巔峰,收益的自然也是妹妹!

  這個小公主的成人禮,自然是全城轟動的,大忙人的季暖,也忙里空回來。

  早前那些人就聽說,季暖為了給妹妹準備成人禮物,半年前就已經在意大利預定了一輛全世界只有一輛的跑車。

  這次再見到季暖,已經成年的季西檸,只覺得心撲通撲通的跳,她穿著白色的蓬蓬裙,帶著白金皇冠,站在燈光下,看著穿著西裝的季暖從門口走來。

  那一刻,如果背景音樂是結婚進行曲,季西檸就覺得自己可能是在和季暖舉行婚禮了。

  可是…怎么會有這種感覺?

  季西檸回過神來,這個時候季暖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

  許久沒有見過她,好像上一次有印象,她還是個小姑娘,一點點,永遠長不大的樣子。

  但是現在,穿著公主裙的她,真的是長大了,出落得很標志,該有的都有了,還人,誰給她挑的這件公主裙?領口怎么這么低?

  怎么剛剛成人就開始化妝了?

  這個宴會廳里面,多少盯著這個季家小公主看著的,真的喜歡她的,或者是看中她的身份的。

  想到這里的季暖,竟然有點生氣了。

  “哥?”季西檸叫了一聲似乎有些出神的季暖。

  季暖回過神來,表情淡淡的,已經不像剛才那么,嘴角帶著微笑了。

  “恩,給你的禮物?!奔九?img src="image/yang.jpg">將手中的車鑰匙交給了她“成年了,就學會自己開車,不要求別人?!?br>
  這算是成年的禮物?

  “謝謝哥哥?!奔疚髂庸翟砍?。

  其實送她禮物的人很多,什么貴什么好,什么罕見都往她這邊送,就是為了博得美人一笑。

  然而,好像什么都提不起她的興趣。

  宴會到一半,這個小公主就忽然間消失了,整個宴會廳都不見她人,作為客人的他們,也不敢上樓去找季家小姐。

  季暖也覺得這樣的宴會有點無聊,開始沒多久就上了樓。

  到房間里面閉目養神,外面太吵了,他需要空間來養神。

  房間門被人打開,一個小小的身影從門口鉆進來。

  見到里面的人站在窗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輕手輕腳的走過去,然后,從后面抱住他。

  季暖一怔,怎么還會有人這么大膽的跑到他的房間里面來?

  但是還未開口,就聽到身后的人說話。

  “我想到了報答你的方法?!?br>
  是季西檸,小丫頭要怎么樣?

  他沒有推開她,聽著她繼續講下去。

  “今天我成年了,十八歲以前,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力可以報答你,你不缺錢也不缺權勢,我也沒有這些東西,我只有我自己,如果你不嫌棄…”

  “季西檸?!奔九?img src="image/yang.jpg">打斷了她的話,順便將她的手從自己上解開,轉身,看著已經臉紅紅的她。

  看來,也是鼓足了勇氣的。

  “你確定要以身相許?”他低聲音,一臉的神秘莫測,好像要順了季西檸的意思一樣。

  季西檸點點頭,她是真的…有點喜歡季暖。

  她十八年的生命當中,只遇到過兩個對她特別好的男人,一個是現在的父親季如松,還有一個就是季暖。

  但是她總覺得,季暖是不一樣的。

  管家說漏嘴,她的身體報告每半年就要交給季暖一份,她的學習成績他每個月都會關注,學校校董那邊季暖也是關照過的。

  她一切的一切,季暖都關心著,只是從來沒有告訴過她。

  后來漸漸長大的西檸,發現那種原本對兄長的感情,已經漸漸變了。

  她現在知道,她可能是喜歡上了季暖。

  在見不到他的日子里面會時常想著他,在大家都在談戀愛的時候,她只覺得那些男孩子根本入不了她的眼,在見面之后,她的心撲通撲通的狂跳。

  這不是喜歡,是什么?

  面前的季暖,早已經沒有與季西檸同級男生的稚氣,他成優雅,他魅力四,他在十八歲的時候就接過家庭的重擔,他就是比所有人都優秀!

  這樣的季暖,有什么理由是季西檸不喜歡的?

  “你知道,以身相許要做什么嗎?”他身子微微前傾,拉近與季西檸的距離,他身上的男荷爾蒙氣息一下子縈繞在季西檸周圍,讓她有些…不過氣來。

  他到底是在商場上游刃有余八年之久的人??!身邊多少鶯鶯燕燕想要得到他的青睞,但是那么多年過去了,他身邊也沒有能夠被他稱得上女朋友的人。

  “不就是…以身相許嘛!不就是和你一起睡嗎?”能有什么難的,既然都喜歡了,難道還會不一起睡嗎?

  但是季西檸看到季暖的臉色,一點一點的暗了下去,他,生氣了?

  “記得四年前我就和你說過,不需要你回報什么,你做好自己就行了!另外,記住,我是你的兄長,以后不要對我有任何的幻想!明白?”低的聲線,抑制住的火氣,看來他是真的生氣了。

  “為什么不能喜歡你,我不是你的親妹妹!”季西檸眼眶微微發紅,有點委屈。

  “以后我不希望再從你的嘴巴里面聽到這樣的話!”

  這是季暖在她十八歲成人禮上跟她說的話。

  然后,他就將她送出國去讀書,一走,就是四年!

  有時候,距離并不能阻隔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愛,只會加深執念,只會讓那個人瘋狂的想著另外一個人。

  那么說的就是季西檸了!

  先喜歡上的那個人總歸是比較吃虧的,她在奧地利念著的那個人在C城萬花叢中過,從一線女星到公司白領,只要是好看的,基本上都和他有過緋聞,女朋友一個月換一打,不帶重復的!

  他花天酒地,夜夜笙歌,可是季家依舊那么強大,這就是季暖的魅力。

  這些消息,她都是從網絡上面看到的。

  她生氣,也是在和季暖賭氣,既然他要把自己送走,那么她就走,不回去!

  所以四年的時間,她都沒有回過家,直到聽到季懷民病情加重,她才收拾東西,準備畢業回家。

  重遇就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陰謀。

  季西檸不知道季暖是不是這么想的,反正,她再見到他的時候,她還是會心跳加速,還是會抑制不住的去喜歡。

  那一年,季西檸二十二歲,正是盛放的年紀,正是好好談戀愛的時候,但是她喜歡上了一個不能夠說出口的人。

  那一年,季暖三十歲,在事業有成之后,應該要結婚了,但是隱藏在新中多年的喜歡,也只能深深的埋藏在心中。

  父親說,他也三十了,要該結婚了,不然等到妹妹有了男朋友想結婚,但是哥哥還沒有結婚,這算是怎么回事?

  那么多人等著要娶季家的小公主,那么多人想要嫁給季暖。

  為什么小公主到現在都還沒有男朋友,而季暖到現在還不收心?

  這真的是讓季懷民碎了心。

  為了擺父親這般的催促,季暖用要拓展生意為由,去了秦城,認識了喬諾,靳承衍。

  本以為只要時間長了,季西檸那份喜歡就會慢慢淡去,就算他們只是法律上面的兄妹,良好的家教也不允許季暖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只是沒想到,他前腳到了秦城,季西檸后腳就跟過來了。

  酒店里面,她站在他面前。

  有一個四年過去之后,季西檸已經完全擺了十八歲時候的稚,她有傲人的身材,有足以勾引男人的姿,這樣的季西檸,已經完全不是那個因為初而害怕得以為要死掉的小姑娘。

  季暖資金都記得,那天,季西檸視死如歸的問他:“季暖,你說,你就真的沒有喜歡過我嗎?哪怕一分鐘也好,你把我當成女人來看,而不是你的妹妹?!?br>
  這么的坦白,就是季西檸的性格。

  也是因為這么多年來,季家對這個小姑娘寵的無法無天,她想要什么都足她,現在好了,造就了她的這個性格。

  “只要你說沒有,我以后再也不會喜歡你,再也不會著你,我們的關系就只是兄妹這么簡單,我會和別人結婚,你也會娶別人,我叫你哥哥,叫她嫂子,看著你和別的女人生孩子,看著你和別人幸?!?br>
  聽著她滔滔不絕,季暖只想讓她住口,但是這么時候,怎么讓一個一心想要表達自己心意的女人住口呢?

  他只想到了一個辦法。

  親上去。

  該怎么說這個吻?

  甜甜的?還是有點酸酸的?

  有夢想成真的激動,還有心酸的眼淚。

  喜歡了這么多年的人,終于有點回應了,終于是打動了這個心比磐石還要硬的男人。

  吻過之后,季暖放開了西檸,他的額頭抵著她的,他快速跳動的心慢慢歸于平靜。

  原來,和喜歡的人接吻,是這種感覺。

  “西檸,你知道的,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不會有結果,永遠不會?!幣淘諦鬧卸嗄甑母星櫓沼謁黨隹謚?,季暖覺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放下了一個大石頭。

  季西檸卻管不了那么多,她摟著季暖“只要在你身邊,就算沒有名分,我也愿意,我們就這樣偷偷的在一起,不好嘛?”

  是啊,只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不管是什么形勢的,她都愿意。

  季暖長嘆一聲,西檸還小,她不知道眼下的愉之后,她可能會后悔一輩子,哪個女人會真的愿意偷偷摸摸一輩子?

  何況如果他們兩個人都不結婚,外人會怎么看?他們季家有該如何自處?

  所有的問題朝季暖襲來,后悔剛才那么莽撞的親了上去,但是見到季西檸幸福的笑,他又不忍心去打斷她的美好。

  “你喜歡我,我喜歡你,為什么要去在乎別人的眼光?我們又不是活給別人看的,難道你要因為別人的一句反對而不和我在一起嗎?你對我的喜歡,就這么一點點嗎?”

  季暖搖頭。

  “既然不是,那就對了,我們兩個在一起就好了,管別人怎么說!”西檸覺得,自己的主動出擊也是有效的,起碼知道了季暖心里真實的想法。

  相愛是兩個人的事情,為什么要在乎別人的想法?

  當然,如果季暖和季西檸他們是普通人,他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但他們一個是季家的當家人,一個是享譽全球的大提琴家,這樣的兩個人,時刻都被關注著,哪能隨心所?

  西檸說:“沒關系,反正這輩子都已經冠了你的姓,我還能跑到哪里去?”

  后來,他們一個終身未娶,一個終身未嫁。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一婚到底,總裁大人難伺候   下一章 ( 沒有了 )
名門婚寵:總愛妻如命,總非?;橐?,總寵婚難逃:總女總裁的非常霸道總裁傲妻女總裁的神級女總裁的全能騙婚總裁,老东森彩票网址總裁一吻好羞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笛爺最新創作的免費總裁小說《一婚到底,總裁大人難伺候》第181章-番外檸-及一婚到底,總裁大人難伺候最新章節第181章-番外檸-全文完在線閱讀,《一婚到底,總裁大人難伺候(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一婚到底,總裁大人難伺候的免費總裁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东森彩票网址 www.enwjj.icu)
重庆时时升降图 重庆时时100期开奖结果记录 比特币pc蛋蛋 11选五走势图天津 疾风计划改成什么了 18选7走势图综合版 内蒙古时时官方网站下载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分布图 北京快乐pk10计划 老重庆时时开彩 时时彩止损倍投 大小反倍投绝对赚 重庆时时360开奖数据 在爱购彩票亏的钱能挣回来不 时时彩走势选号技巧 时时36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