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的王公貴族》邊走邊愛結局篇及《冷酷的王公貴族》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东森彩票网址
东森彩票网址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东森彩票网址 > 穿越小說 > 冷酷的王公貴族  作者:莎含 書號:46871  時間:2018/10/5  字數:8099 
上一章   邊走邊愛(結局篇)    下一章 ( 沒有了 )
  蕭王府里,守門的侍衛見兩位小主子回來,還帶了兩位陌生人,忙了上去,佑妖擺擺手,制止住侍衛要問安彎下的身子。

  “快去通報主子們,就說大公子回來了?!?br>
  一句話侍衛們雙眸馬上移到兩位陌生俊美的公子身上,打量一眼,雖沒有猜出哪個是真正的大公子,還是規矩的應聲道“屬下馬上就去?!?br>
  佑妖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似投入湖里的一顆石頭,在王府里掀起一股熱,原本在大廳里準備吃晚飯的眾人也放下筷子。

  只是還沒有走出大廳,見佑妖和君然已帶著兩陌生公子走了進來,笑笑經過十二年,已成了一名真正的少婦,渾身散發著成美。

  男人們高興,卻也下心里的興奮,在兩個陌生少年間打量來打量去,最后目光落到一臉正莞爾看著眾人戲笑的白袍少年身上。

  “佑寒?”子丞第一個開口。

  佑寒點點頭,帶笑的眸子掃過眾人后,才落到笑笑身上“女人,你兒子回來了,你怎么不說句話?”

  說完佑寒雙手一伸,等著笑笑撲到懷里來,因為此時的笑笑眸子含了水,正眼淚旺旺的望著他,從四個人進來后,笑笑的眼睛就沒有從佑寒身上離開過,怕她早就認出了佑寒。

  廳內一片寂靜,只見笑笑慢步的向佑寒走過去,咬緊的嬌媚模樣,哪里像生過八個孩子的人,眾人緊緊憋著氣,不敢大聲氣 ,生怕打擾 這氣氛。

  在眾人的注視中,笑笑終于走到了佑寒面前,只見她抬起下巴,久久的望著佑寒,佑寒不語,微低下頭深遂的眸子與笑笑眸子相遇,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們是母子關系,眾人一定會誤認為此時兩望的兩個人是一對用情之深的情侶。

  可惜,這暖昧的氣氛時間不久,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笑笑猛然伸出手,拉住佑寒的耳朵“不孝子,你還有臉回來,走了十二年,竟然一點消息也沒有,走時還不打一聲招呼,說好十年,如今過了十二年才回來,你說,你是不是不孝?我懷胎九月生下你,你說我容易嗎?”

  笑笑罵完,耳子又往他身上嗅了嗅,又走到佑妖和君然身上聞了聞,最后才回到佑寒身邊,在一次把還沒有回過神呆愣的佑寒的耳朵擰住。

  “說,是不是你帶他們去吃火鍋了?佑妖和君然可沒有這個膽子,除了你,怕沒有人敢帶頭吧?”

  在場的男人們冷一口氣,這佑寒回來明明是件好事,怎么現在卻像在過堂?子丞從小就喜歡佑寒,怎么能看得過去,往前走了幾步,站了出來。

  “娘子,佑寒離家這么久才回來,一定累了,家里的事情他又不知道,這次就算了?!?br>
  笑笑掃了子丞一眼“你懂什么,佑妖能不把這事告訴他?我看他就是回來想氣死我”

  嘴上雖然這樣說,其實笑笑心里卻早已興奮的不能言語,甚至激動的想狠狠的把佑寒摟在懷里,佑寒終于長大了,變得比沈燾還要俊美,這個讓她一直掛念了十二年的親人,終于回來了。

  可是當著這么些人的面,笑笑卻怎么也不好意思把對佑寒的思念表現出來,多是太過于害羞,所以不擅于表達的她,表達時卻選擇了這種方式。

  佑寒感激的對子丞笑了笑,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伸出的胳膊將笑知緊緊摟進懷里,頭更是深深的埋在笑笑的肩膀上,讓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笑笑一時之間也呆愣的任由佑寒緊緊的摟在懷里,最后眼里的淚終于無聲的滑落下來。兩只胳膊也緊緊的摟住佑寒。

  “臭小子,有種你離開了,就不要回來?!斃π煅實鬧瀆?,淚也越越多。

  一旁的沈燾和子丞也被的眼睛紅紅的,到是上官子俊走了出來“佑妖,既然有客人在,還是先帶客人去客房吧。君然,還不快回房間去?!?br>
  暗君然還以為會因為吃火鍋受罰,見子俊爹爹出來打圓場,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對其他幾位爹爹福了福身子,才快步的退了下去。

  白然也知道畢竟這是人家的家事,有他一個外人在不好,早就想離開,又不知道要去哪,如今有機會了,在佑妖做了個請的動作后,對廳內的眾人點點頭,才退了出去。

  佑寒許久才抬起頭,望向自己的爹爹,雖他是靈魂穿了過來,但是那上官錦書怎么也是自己這身體的親人,所以當倆人目光相對時,有點此處無聲勝有聲的意境。

  “好了,女人,要罵也要等會在罵,只怕不一會皇宮里就有人來府里了?!庇雍牧伺男π綈?。

  笑笑從他懷里抬起頭“皇宮里的人來府里做什么?”

  雖然是她幫蕭軒然奪的江山,雖然她恢復了蕭王爺身份,但是她這十二年來從來沒有進過皇宮里一次,更沒有與皇宮里牽扯太多,除了過年過節皇宮里有賞賜送來,她讓宮里來的公公帶回口上謝恩后,在別無聯系。

  其實這家里的幾個男人都明白,蕭軒然對蕭王府還是有所顧忌的,畢竟如果笑笑有謀反之心,會輕而易得的拿下這江山,現在的蕭軒然皇上哪里坐的踏實。

  雖然蕭軒然明白笑笑跟本對權勢無心,奈何他身邊也會有些小人總會沒事時搬些事非,俗話說的好,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說的就是這個吧。

  佑寒諂媚的調笑道“在路上發生了點小誤會,呵呵”

  “小誤會?”笑笑斜眼瞇起瞄著他“臭小子,你難道不明白樹大招風嗎?”

  佑寒松開緊抱笑笑的手,身走到桌邊坐下,一臉的不以為意“招風?我可是在為你報仇,把一個當初伺候你的女婢冊封成才人,這皇上是有意讓你難堪吧?”

  笑笑原還打算怒斥佑寒一翻,聽到他的話一愣,其實她不是不知道這件事情,也知道蕭軒然做了十二年的皇帝,已不是剛開始那樣了,人的**總是不知足,何況那至高無上的權力的惑。

  所以從宮里傳出綠娥有身孕到被封為才人起,笑笑就和眾相公為這事商討了一晚,更是命府里和所有店面做事都要低調,不要惹上什么事。

  這日子過的也相安無事,哪里安穩的一日子才堅持二個多月,這佑寒剛一回來,還沒進家門就把一切都破壞了,笑笑有些無力了,在沈燾過來的攙扶下才走回到椅子上坐下。

  一室無語,但是眾人的心事卻都是一樣,看來安穩的日子不久了,如今蕭軒然的勢力怕也不像當成那樣微不足道了吧?

  上官錦書與子丞對視了一眼,才開口打破沉漠“只怕一直躲下去也不是辦法,如今既然他們會找上門來,把話說開了也無訪?!?br>
  子丞點點頭“這二個多月來,我想了許久,想來最后也只有這樣?!?br>
  上官子俊看了一眼俊美的佑寒,不屑的冷哼一聲,轉身坐回剛剛的位置“蕭軒然還真是個忘恩負義的人,不如今天就把他從皇位上踢下來得了?!?br>
  “子俊”沈燾看了看廳內,還好只有一些心腹下人。

  上官子俊撇撇嘴不語,黃子都理了理頭發,接過話道“我看子俊的辦法好?!?br>
  “胡鬧”笑笑瞪了兩人一眼,這些男人還真是不省心。

  暗走到笑笑身后,輕輕的給笑笑按摩著肩膀,慕容德懷里抱著含兒,一副賢良母的架勢,跟本不參言,完顏雍最后才開口“不行就離開應天吧,這里也沒什么好的,在江南找處地方占山為王也不錯?!?br>
  呃----

  笑笑動著嘴角,這完顏雍要么不開口,一開口就說出讓人血的話。

  來不及在想出更好的辦法,下人在一次走進大廳“王爺,皇上的龍攆已到門口了?!?br>
  笑笑眉皺起雙松開,起身理了理衣服“叫府里的人全出來駕?!?br>
  一切禮節過后,笑笑才再一次回到前廳,這一回坐在主位上的人卻換成了當今的皇上蕭軒然,只見蕭軒然一身黃龍袍在身,威嚴而不失王者的氣勢。

  蕭軒然身邊則立著一位穿著綠衣女子,臉頰上帶著白紗,笑笑不用猜也想到了那個女人是誰,在去府門口皇上時,已大體聽到佑寒將事情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想必綠娥帶著面紗定是遮住臉上被火鍋燙的痕跡吧?雖然一臉的平靜,心里笑笑卻暗贊佑寒干的好,怎么不把綠娥的頭發全燙光了?

  “皇姐,又沒有外人,不必如此多禮,坐吧”蕭軒然喝了半杯茶,才慢條撕理的開口。

  “謝皇上”笑笑強忍著已麻木的腳站了起來,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眾相公安靜的站在兩旁,低下的頭卻隱忍著,必竟自己心愛的女人跪 在地上請安跪 了半個時辰,他們豈會不心疼?如果不是笑笑偷偷給他們打手式,他們豈會現在如此安靜?

  “皇姐,這些年來,一直不曾見面,如今見皇姐比以前讓人羨慕,不然有如此之多的優秀男子相辦,更有如此有霸氣的兒子,朕真是羨慕皇姐啊?!?br>
  蕭軒然的話暗里藏話,笑笑又不是傻子,怎么會聽不出來,他不就是暗指佑寒跟本不把皇家放在眼里,傷綠娥那件事情嗎?

  可惜,這也是他的一個借口吧,堂堂 一國之君豈會為一個小小的才人來王府一趟?酸翁之意不在酒,任誰都看得出來。

  笑笑不語,就不信裝傻子,他還能把自己怎么樣,也想看看他一個人要如今演下去?如此一來,廳內卻突然靜了起來。

  蕭軒然臉色有些掛不住,放下手里的茶杯“皇姐,只怕綠才人的事你也是知道的吧?如今朕早就沒有顏面了?!?br>
  笑笑還是不語,低著頭,在外人眼里有些坐立不安的模樣,只有她自己明白,也只有她的男人們明白,她此時怕正在忍著笑意呢。

  “皇姐,你怎么也得給朕,給綠才人一個待吧?”蕭軒然的話過,一旁的綠娥在外面的眸子里是得意之。

  正被抬起頭的笑笑盡收眼底,笑笑嘲的揚起嘴角“皇上因為一個小小才人出頭,這在外人眼里,又會怎么看蕭澤?”

  蕭軒然臉色乍青乍白,沒想到笑笑會這么不給他面子,還得他身一錯,將桌上放的茶杯滑落到地上,手猛然的拍向桌了“大膽,你這是在說朕的錯嗎?”

  笑笑突然開口,說出的話卻跌倒一廳人的下巴“哎呦,肚子好疼啊?!?br>
  呃-----

  有人肚子疼會像她這樣的表情嗎?臉頰上沒有一點疼,只怕一歲孩子也看得出她是在說謊話,而且即使說肚子疼,怎么也得裝一下???她此時卻悠然的坐在椅子上。

  “你-----”蕭軒然伸手指著笑笑,愣是說不出一句話。

  上官錦書大步邁了出來“皇上,王爺身子不適,就先退下了”

  笑笑起身,對于上官錦書扶過的手,笑笑調皮的伸手打掉,轉身慢步離開大廳,從開始說肚子疼時就沒有在看過蕭軒然一眼,對于這種忘恩負義的人,她沒有必要在給面子。

  笑笑一離開,所有人都馬上起身跟著,瞬間大廳只留下王府的下人及皇上帶來的人和皇上綠娥,蕭軒然起身,雙眸猛然間冒出狠光,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心狠了。

  可惜,蕭軒然沒有想到,既然笑笑今這樣做了,哪里會等著給蕭軒然殺自己的機會,當天蕭軒然離開府里后,一府里的人就開始收拾東西,當天就離開了城都。

  要說外面有蕭軒然的人暗下盯著,豈會讓他們如此安靜的離開?要說這十二年來,黃子都別的事沒做,和上官子俊兩個人在王府花園里命人挖了一條暗道,今正好用上。

  這暗道也是通向秋平山,如今又來到這皇家狩獵的地方,笑笑由感而發,愿意跟著他們的下人早就先一步去江南的米鋪了,如今身邊只有自己的男人們和孩子。

  天色漸暗,看來晚上只有在秋平山過了,笑笑還沒有開口,子丞就和完顏雍帶著黃子都和上官子俊去張羅捉魚的事情。

  沈燾抱著最小的女兒上官含,其他幾個孩子對于能出府而且還能捉魚,自然是高興。畢竟這些年來,幾乎沒有出府的機會,都是因為笑笑所謂的樹大招風,不能給壞人下手的機會,所以孩子們出生后,要出府也都是偷偷的出,沒有正真名義上出過府的,當然除了長大的佑妖。

  “走,進山里坐著叫吧”上官錦書將笑笑摟進懷里。

  暗與完顏雍對視一眼,離開世俗,這樣的生活,他們盼了十二年,今等到了佑寒,終于可以離開,只獻鴛鴦不獻仙,就是這樣吧?

  笑笑淡淡一笑,有此眾相公,她還有什么不知足的?只是她卻沒有發現,眾人中獨獨少了四個人,當然是佑寒、佑妖、暗君然及白然。

  這四個人怎么能像娘親一樣這般偷偷的逃跑,所以四個人在與眾人來到秋平山后,又偷偷的從暗道折回了王府。

  王府一片寂靜,四個人才剛才暗道里出來,就聽到一陣雜亂的腳步聲,以他們習武之人的耳朵可聽得出來,來的人數不在千人以下。

  果然幾個人躲 在假山后,見四處是身著皇家侍衛的人,在把王府大體找了一下才又往前院走去,佑寒擺了擺手,幾個人才出前院而去。

  可是暗君然跟本不會功夫,女子又走的慢,佑寒佑妖早先一步用功夫離開,只有白然靜靜的陪在她身邊,暗君然一臉的囧。

  “都不讓你跟本,看,現在扯后腿了吧?”白然對于外面的緊張氣氛并不在意,到是起了逗她的心情。

  暗君然被一說,臉更加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語,拎起裙子大步的離開。

  白然不死心,對于她的小跑,他只是把步子放大一下就可跟上“怎么不牙尖嘴利了?還是怒害成怒了?”

  暗君然猛然的停下身子,回過頭狠狠的直視同樣停下來的白然,嘴角動了幾下次,在白然的疑惑中,身子已近了白然的身,嘴對著白然的,更是一點力氣不留的咬了下去。

  白然眉目微皺,痛在眸子里一閃而過,嘴角也隨著慢慢揚起,胳膊輕輕一用力將暗君然摟進懷里,暗君然見此掙脫的擺動著身子,可是見沒有用后,最后也放棄。

  白然莞爾一笑,不倫她有沒有喜歡的人,但是從這一刻起,這個女人,他要了,而且也只能是他的。

  前院,佑寒和佑妖躲 在暗處,見領著眾皇宮侍衛的人竟然是綠娥,雖然帶著白紗,可是一眼便認了出來。佑寒眼里閃過一抹狡詐,手輕輕一揚,一股無味的粉沫散了出去,院里的侍衛和綠娥及綠娥身邊的幾個女婢跟本沒有任何發覺。

  佑寒見已得手,用眼神暗示了一下佑妖,兩人輕身退離開,佑妖當然也看到了兄長散出的東西,卻不知道是什么“大哥,剛剛那是?”

  佑寒惡的嘴角一揚,身下的動作卻沒有一點減慢“一種讓人聞后,不得不馬上衣服的行房事的**?!?br>
  想到綠娥以才人的身份,衣服與院內的眾侍衛愛的場面,佑妖動著嘴角,大哥是不是太狠了點?佑寒卻又炫耀的開口道“那可是我獨自開發研究的,你要不要把產權買下來?”

  佑妖徹底無語了,如此狠又貪玩的男子,還好是他的親人,不然萬一有一天得罪了他,連怎么死的怕都不知道。

  更讓佑妖驚愕的還在后面,兩人回來正撞到還摟在一起的暗君然和白然,佑寒到是低聲一笑,下聲音用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對佑妖道“撿個未來的武林盟主作妹夫也不錯?!?br>
  暗君然終于感覺不對,一扭頭正好看到自己的兩位兄長,臉一紅,用力的掙扎著身子“胚子,還不快放開手?!?br>
  白然不放手,到是對佑寒及佑妖點點頭“兩位兄長辦完了?”

  佑寒及佑妖點點頭,佑妖子外冷,所以開口的還是佑寒“白兄,既是一家人就不必如此客氣,此地不必多逗留,咱們還是快些離開吧”

  第二,笑笑及家人偽裝成商人,一路向江南而去,路上也聽到傳聞,什么蕭王府一夜之間府內的人全消失的無影無蹤,最怪的卻是皇家的侍衛卻在府內與皇上新寵綠才人愛,皇上大怒,將侍衛全部處死,更是將綠才人沉河。

  笑笑掃了幾個晚歸的人,不語,反正她也有些咽不下這口氣,既然他們能安全回來,出出頭到也沒有什么,誰讓自己的孩子都如此優秀呢,想到如今又有了姑爺,笑笑更是一臉的得意之。

  搖晃的馬車終于停了下來,隔著簾子,馬夫才低聲道“主子,到江南了,今是先進城?還是在城外先住下,派人到城里打探一下消息?”

  誰也沒有注意到,這馬夫不是別人,正是四王爺蕭軒仁,要說他怎么會在這里,當然是蕭軒仁早就有先見之明,之前就一直沒有離開過府里,在聽說佑寒回來后,他還在客房里小憩,因為每天都要早起來蕭王府,一天兩天到是沒什么,可是這樣的日子堅持十二年,怎能讓人吃得消?

  所以當他在客房里睡醒來后,就看到下人們在收拾東西,而忙碌的笑笑跟本就忘記了這號人的存在,至于說家里的男人們,只怕也是睜只眼閉只眼吧,畢竟不是親姐弟他們也是知道的,何況這十二年蕭軒仁的用心良苦,眾人也都看在眼里。

  所以蕭軒仁怎么可能甘心被丟下,在一下人房里找到布衣服換上,又找了塊布包裹在頭上,一路上又低著頭,并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

  笑笑在車時思索了一會,見身旁的上官錦書也點點頭,才開口道“就在這里先住下吧?!?br>
  “主子,請下車,”簾子被掀開。

  笑笑眼睛瞪得如牛大“蕭軒仁??”

  ***

  三年后。

  笑笑著個肚子,一邊享受著身邊眾相公們的照顧,要說這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當然是黃子都的,當然蕭軒仁仍下一切跟來,著實讓笑笑又驚,心里卻也有些感動。

  眾相公中當然有人默許,有人反對,第一個出來反對的就是黃子都,反而不是上官子俊,黃子都反對的理由很簡章,他如今一個種也沒有,怎么會讓男人在進門與自己爭?

  結果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笑笑猛踢了一頓,竟然敢把她成生產工具,最后更是一怒之下,把蕭軒仁收進了門,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笑笑在給自己找臺階下,反正也明白蕭軒仁怕是一輩子也甩不掉,還不如現在當好人,一語不發的讓他進門得了。

  所以當蕭軒仁進門三個月后,笑笑就又一次懷孕,眾人都在猜測這孩子是誰的,因為為了不在讓笑笑受苦,已有孩子的男人們吃了佑寒給的一種藥,以后行房事也不會在讓笑笑受孕,只有還沒有孩子的蕭軒仁和黃子都沒有吃。

  可惜孩子生下后,不用眾人猜,一看也知道和蕭軒仁小一模子的男娃,跟本不可能是黃子都的,為此黃子都又是大鬧了一天,更是用殺死 人的眸子盯著蕭軒仁一個多月。

  蕭軒仁主動從佑寒那里要了藥,如今在也沒有和黃子都爭了,黃子都心情當然也慢慢的好了起來,可是事情這時又發生了意外,笑笑怎么也不要在生孩子,說是受不了這痛,在讓她生她也不要活了。

  眾相公見此當然沒有人反對,只是都用同情的眸子看向黃子都,等待中黃子都沒有大哭大鬧,反而平靜的當著眾人的面從佑寒那里拿來藥,更是一口吃了下去,吃完后才說他有一個條件。

  他的條件就是笑笑要補嘗他,要陪他五天,眾人見本就對他不公平,也就沒有人反對,笑笑當然也不會反對,但是竟然就發生了,在生下蕭軒仁的兒子三個月后,笑笑又有了身孕。

  最后只見黃子都是笑的最大聲的一個,笑過之后,從衣袖里拿出一顆黑色的藥丸,不正是兩個多月前佑寒給他的那個。

  如今即使是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是事已發生,眾人在如何暴打他,也沒有用,將黃子都拒之門外數月算是懲罰,黃子都也知道是自己的錯在先,也不覺得不。

  所以說,這個家表面上是和和氣氣,實則卻是兇暗涌,俗話說的好嘛,不打不熱鬧,好日子只是剛剛開始,他們的愛情也才剛剛開始。

  (全書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冷酷的王公貴族   下一章 ( 沒有了 )
鳳舞蘭陵寶寶來襲:王絕色傾城妃:傾城萌妃妖孽王的悍妃:女我在古代皇宮皇后很萌很傾皇上本宮不是腹黑娘親帶球东森彩票网址天才夫人別太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莎含最新創作的免費穿越小說《冷酷的王公貴族》邊走邊-結局篇及冷酷的王公貴族最新章節邊走邊-結局篇在線閱讀,《冷酷的王公貴族(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冷酷的王公貴族的免費穿越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东森彩票网址 www.enwjj.icu)
买十一选五稳赚不赔 七乐彩历史号码大全 金殿国际棋牌 时时彩怎么买稳赚不赔 新江时时彩三星走势 无错30码特围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 大乐透篮球实时数据统计 pk10定位胆最大遗漏 麻将玩法图片 一分快三稳赚公式 北京福彩pk10 六肖稳包中 大快乐时时 免费麻将单机 七乐彩走势图近100期